當前位置:萬億財富網 -> 財經 -> 財富新聞

東方園林實控權擬易主 何巧女高杠桿運作PPP項目深陷危機

2019-07-31 21:08:22 來源:華夏時報 作者:

  有著“PPP第一股”之稱的東方園林危機未解,實控人何巧女再度轉讓股權,由此可能導致控股權的變更。

  東方園林7月30日午間發布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及唐凱夫婦擬以協議轉讓方式,向北京市朝陽區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全資子公司北京朝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轉讓5%公司股權。同時可能還涉及表決權委托交易。

  公司公告稱,朝匯鑫公司受讓股權后,將通過受托表決權方式成為公司控股股東,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可能變更。

  “這是一次意料之中的賣身!倍辔籔PP行業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現在東方園林大量PPP項目停工,很多項目無人接手,國資接手股權是種比較好的結局。

  資料顯示:北京市朝陽區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隸屬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北京朝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7月23日,注冊資本5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王巖。

  從注冊時間來看,朝匯鑫似專為入主東方園林而來。朝陽國資去年底已出手救助東方園林,通過旗下盈潤匯民基金以10億元受讓何巧女唐凱夫婦5%股權。因此,再度受讓5%股權后,朝陽國資已持有東方園林10%股權。

  目前,何巧女和唐凱分別持有東方園林38.39%、5.74%股權。這次轉讓5%股權后,何巧女唐凱持股將下降至39.13%。按東方園林停牌前158億元市值,何巧女唐凱轉讓5%股權將套現不到8億元。

  東方園林董事長何巧女身上有諸多標簽,白手起家、億萬富豪、“女首善”,這是何巧女創辦東方園林以來經歷的第二次危機。有PPP業內人士表示,東方園林的兩次危機都類似,在自身資本金不充裕的情況下貿然加杠桿運作上千億的項目,埋下流動性風險和債務危機。

  成也PPP敗也PPP

  東方園林有著“中國園林行業第一股”“PPP第一股”之稱,因去年曝出資金鏈緊張、PPP項目停滯后,東方園林一直深陷債務危機中;今年上半年又因裁員、欠薪事件被輿論推上了風口。

  東方園林傳統業務為園林景觀,由何巧女創辦于上世紀90年代,2009年上市。近年來,東方園林通過連續并購向生態環保轉型,主營為水環境綜合治理和工業危廢處置等業務。

  2014年,東方園林曾經歷過“最困難”時刻。當年公司營業收入為46.80億元,同比下降5.91%,歸母凈利潤為6.48億元,同比下降27.17%,公司原本的主營業務園林景觀陷入困局。據業內人士介紹,當年主要是建設-移交(BT)業務的興盛期,東方園林運作大量項目,出現了資金鏈極度緊張的狀況,現金流的不佳引發了股價的波動。

  2014年底,趕上國家大力推廣PPP模式,這成為東方園林發展的一個轉折,東方園林通過快速切入PPP領域,成為最早參與PPP項目落地的民營企業之一。

  根據財報顯示,2016年-2018年,東方園林PPP項目中標金額分別為416億元、715億元、408億元,三年中標總額約1500億元,一度成為“PPP第一股”。

  在PPP項目的推動下,東方園林業績飛速增長,2015年-2017年,公司營業收入增長了2.8倍,歸母凈利潤增長了3.6倍。2017年東方園林到達頂峰時的營收為152億元,凈利潤21億元,股價翻了一倍多,市值最高沖至500億元。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2017年底,PPP發展遭遇多輪監管,首先是財政部下發規范PPP項目庫管理的通知,對PPP項目進行“清庫”,防止PPP異化為新的融資平臺。各級財政部門針對在庫PPP項目展開了全面清理、整改工作,大量不合規項目被清除出庫。

  同時,在金融去杠桿背景下,一些銀行紛紛暫停給PPP項目融資,東方園林的融資出現困難。

  東方園林曾在去年的一次投資者交流會上表示,“PPP模式的問題在于,如果利潤不能覆蓋投資,公司會有現金流問題,所以大家對PPP都不看好。但對于東方園林而言,只要貸到款,就沒有風險!

  不過,東方園林最后的問題就是出在資金上。

  激進風格引發二度危機

  PPP,不同于其他項目,一個項目周期長達十年以上,政府依PPP建設運營進度分期付款,所以項目回款速度慢,東方園林“盈利”大部分都體現在應收賬款上。2017年,東方園林到業績最高峰時利潤雖然有21.8億元,但其經營性現金流卻只有29億元,應收賬款在逐年遞增。

  加上PPP項目體量較大,前期需要大量的資金,PPP的回款周期慢,在金融流動性收緊背景下,東方園林的資金壓力突現。

  在PPP頭條分析師楊曉懌看來,從BT時代到PPP時代,東方園林顯然沒有吸取上次的經驗教訓,仍然以整體較高的杠桿運作,企圖“小馬拉大車”,在自身資本金不充裕的情況下就貿然“挑起”杠桿,運作了上千億的PPP項目,這是其債務危機的根源。

  2018年5月,東方園林計劃發債10億元“借新還舊”,但只發行成功5000萬元,被稱為史上最涼發債,引發市場對其償債能力的擔憂,公司股價一路狂泄,半年內市值蒸發近400億元。自此,股票質押成了東方園林董事長何巧女解決資金問題的主要方法。

  E20研究院執行院長、PPP專家薛濤認為,PPP是重資產經營,如果資金鏈緊張,很容易出問題。尤其是在擴張速度特別快的情況下,更容易出問題!皷|方園林的很多項目屬于非運營類的工程類PFI(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項目,東方園林的擴張速度特別快。如果融資方面優勢不夠就容易出現資金問題!

  自去年陷入流動性危機后,東方園林大量PPP項目停工,東方園林的資金危局像多米諾骨牌已波及員工工資。坊間不斷有關于東方園林裁員、拖欠員工工資以及報銷款的報道。由于經營困難,東方園林開始大幅裁員。

  另外,公開信息顯示,東方園林和何巧女今年頻繁被列為被執行人。最近,嵊州法院還對何巧女下達了限制消費令。

  為了解決流動性危機,東方園林不斷借新還舊,2018年發行了47.5億元債券,償付了六只本金共計47億元的債券。2019年東方園林又有5只債券到期,本金共計也是47億元。

  公開報道顯示,自2018年8月以來,東方園林相繼和農銀投資、華夏銀行、深圳中民資本等機構通過股權轉讓、并購、融資等方式,獲得70億元資金,但流動性困境一直未能真正得以解決。

  與此同時,東方園林的負債率在不斷增長。數據顯示,東方園林資產負債率由2014年的56.22%,上升到2017年的67.62%,2018年一季度更是上升到了70.1%,總負債達到了268.95億元。

  為了緩解危機,東方園林還開啟了賣資產的模式。去年11月,東方園林出售了旗下環保集團35.71%股權,獲得農銀金融資產投資公司10億元資金;去年12月,何巧女、唐凱夫婦轉讓了上市公司5%股權,獲得10億元現金用于紓困,其中不到9億元借給了上市公司。

  一名PPP業內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介紹,東方園林目前手里最有價值的,是一些能產生持續固定收益的危廢處理項目。為了緩解流動性危機,公司只能先賣掉這些優質資產。而東方園林手里的大量園林景觀類PPP項目基本賣不掉,也沒有企業愿意接盤。

  《華夏時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東方園林在各地的一些園林類項目依然沒有復工,很多項目處于停滯狀態。

  今年初,東方園林又發行了23億元債券,勉強完成了年初三只債券的兌付。但今年8月2日和10月15日,東方園林還有各10億元債券需兌付。這意味著債務問題仍未緩解。

  東方園林今年上半年預報顯示,預計虧損5.5億-7.5億。東方園林解釋預虧原因時稱,由于金融環境和行業政策變化,加之自去年底以來集中償債,主動關停并轉部分融資比較困難的PPP項目等原因,減少了營業收入,但財務費用持續發生,且處置資產產生了一定的投資損失。

  PPP頭條分析師楊曉懌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東方園林目前的危機遠未解決!斑@次危機發生的主要原因,還是由于東方園林向來激進的風格。在PPP模式興起之初,就有很多專家指出了模式中不成熟之處及其風險,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也屢次就項目資本金問題發聲,要求有關企業降低杠桿率。但是,東方園林仍然以較高的杠桿進入項目,許多投向項目的資本金雖符合相關規定,卻顯然對企業的現金流造成了極大的壓力,導致東方園林長期需要借貸來滿足自身對現金流的需求。因此,銀根收緊后東方園林馬上就出現流動性危機,并不令人意外!

  楊曉懌說,東方園林簽署的大量PPP項目,由于其自身問題造成項目的融資、建設進展均受到較大影響,是否會觸發PPP項目合同條款中的“違約責任”還不得而知。東方園林接下來要怎么處置自己簽下的千億PPP項目呢?如果繼續履約,則需要更多的資金;如果中止合同,那么如何面對地方政府,又如何向資本市場解釋?“因此,東方園林最大的挑戰還不是現在,而是如何選擇企業前進的方向!

免責聲明

1、萬億財富網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數據及圖表)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

2、萬億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3、相關信息僅供參考,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財富排行

江苏快3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