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萬億財富網 -> 創投 -> 資訊

草原驚現巨型深坑 后石蘭鐵礦破壞生態環境調查

2019-04-17 12:27:12 來源:華夏視點網 作者:

  作為華北的生態屏障,內蒙古草原環境起著無法替代的作用。然而,在遼闊的內蒙古草原腹地,長期持續的礦山開采對草原環境的威脅正日益突顯。

  特邀記者/郭煦

  后石蘭鐵礦地處陰山以北的半農半牧地區,此地地表極容易形成塌方,生態環境本來就已脆弱,瘋狂的礦產開采,將這里的草原破壞得面目全非。

  

 

  烏蘭赤老鐵礦采礦場,礦渣隨意堆放的場景隨處可見,沒有任何的揚塵防護措施,綠色草原變成黑色荒原。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膾炙人口的古詩歌描述的是陰山腳下的草原美景。同樣地處陰山山脈,內蒙古烏拉特中旗的部分草原環境如今正在日益受到采礦業的破壞。

  2019年1月,內蒙古烏拉特中旗烏蘭赤老鐵礦的工人反映,內蒙古烏拉特中旗海燕實業有限責任公司旗下的兩處鐵礦環境問題突出,其中尾礦庫排污已長達20年,導致上萬噸尾礦渣覆蓋并破壞周邊的耕地和草原,礦區內揚塵漫天,持續的礦山開采在草原上留下多個深度近百米的巨型深坑。

  “黑色荒原”

  1月20日上午,位于石哈河鄉約5公里的鐵礦尾礦庫。

  尾礦庫面積約兩個足球場大小,屬于烏拉特中旗海燕實業有限責任公司旗下的后石蘭鐵礦。整個尾礦庫由藍黑色礦渣堆積而成,伴有異味。邊緣是虛散的礦渣筑成的壩體,壩高約三四十米,頂部基本已被黑色污水和沉淀物填平。

  尾礦庫地處陰山之北,距離最近的后石蘭村不到500米,當地村民介紹,當下礦渣在氣候與冰(水)結合條件下形成凝固的渣塊兒,待天氣日漸回暖,虛散的礦渣隨時會隨風飄散。

  尾礦庫附近不遠,便是后石蘭鐵礦礦區。整個礦區建于半牧半農地區,幾乎平地而起,現場至少有3個形狀不規則的露天開采后留下的巨型礦坑,深度近百米左右,礦坑四面岸壁陡峭、溝壑縱橫。

  村民對在草原上開采鐵礦的做法并不買賬。他們認為采礦使他們失去了部分耕地,也污染了環境。有的耕地,自從十幾年前被礦上租用以后,便被永久性破壞了,村民甚至因此將鐵礦企業告上了法庭。

  據統計,后石蘭村被“以租代占”的耕地約有100余畝,大部分已無法耕種。

  更為甚者,選礦產生的大量粉塵,被風吹四散,覆蓋了草場,從尾礦壩滲出的黑色污水,污染著周邊尚未被侵占的土地。

  村里的老人介紹,由于耕地被占,草場被污染,年壯的村民不得不外出找活養家,如今村子中只剩老年人留守。

  耕地被破壞,環境被污染,瘋狂的采礦行為并未因此而停止。采礦區內的作業者說,他們只會開采表層1-4層的礦,5-9層的礦都不開,目的是提高開采速度,多出礦石。整個采礦區的空氣中彌漫著隨風飄散的礦粉。

  村民們說,這樣的狀態已經有20年了,被開采出的礦渣一直堆放在那里。很多礦上的人工作待不到一年半就被換下,有些人因吸入礦粉而患上各種疾病。

  據了解,為了減少因環境破壞而帶來的投訴上訪,采礦企業每年會給村里每人發放100元“環保補貼金”,加上后石蘭村民多數文化知識有限,多年來除了個別村民因土地被占而起訴企業,環保問題一直被淡化。

  草原生態關系北京

  知情人介紹,持續的鐵礦開采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就已開始,目前仍在繼續!疤焐n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大草原景象在當地已很鮮見。甚至有村民們家的牛羊因吃了含有礦渣粉塵的草而死亡。

  沿內蒙古311省道由西向東行駛,道路兩邊的草原植被有些已經退化明顯,甚至還有假羊雕塑立在荒野當中。據當地司機介紹,假羊雕塑是用來應付檢查,充當羊的數量的。

  作為華北的生態屏障,內蒙古大草原的生態環境一直備受關注。

  2019年3月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期間,國家領導人曾指出,內蒙古生態環境關系我國華北、東北、西北乃至全國生態安全,是構建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

  保護草原、森林是內蒙古生態系統保護的首要任務,“要加大生態系統保護力度”。

  2018年10月17日,生態環境部官方微博也曾發布通報,內蒙古自治區礦山開采對草原破壞現象比較突出,礦山生態治理驗收工作不嚴不實,存在敷衍整改等問題。中央環境保護督查更公開指出,在內蒙古“開一處礦山、毀一片草原、損一方生態”現象突出。

  礦山生態治理滯后

  據當地鐵礦工人介紹,礦場的環境監督,當地監管部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一次,但情況并沒有明顯改善。

  知情人士說,截止2019年1月,烏拉特中旗海燕實業有限責任公司旗號下的烏蘭赤老鐵礦和后石蘭鐵礦都沒有拿到安全生產許可證,但兩個鐵礦都在偷偷開采,用于開采的炸藥全部是借礦建之名申請。

  鐵礦的治理也同樣滯后。按照自治區整改方案要求,到2018年新增礦山地質環境治理面積150平方公里,到2020年新增礦山環境治理面積300平方公里,生產礦山的分期治理到期驗收率達到100%,實現“邊開采、邊治理、邊恢復”。

  知情人士稱,自上世紀90年代國有礦轉制以來,烏蘭赤老鐵礦和后石蘭鐵礦的恢復治理一直滯后,雖然對上面都報有治理方案,但每年都是做做樣子。幾十年前的挖的礦坑至今仍沒填上,而旁邊的礦庫卻一年比一年堆得高。

  尾礦庫對當地河流的污染也令人擔憂,烏蘭赤老鐵礦的尾礦庫就建在當地一條名叫阿吉(音)河的河道邊,數十米高的尾壩距河道不足十米,雨水多的時候,河水能一直漲到尾礦庫的腳下,二三十厘米粗的取水管道從尾礦庫直通河心。

  尾礦庫都沒有安放防滲、防塵裝置。礦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說,按規定尾礦庫如果不使用防滲、防揚設備,尾礦庫的安全生產許可證就拿不到。但海燕實業有限責任公司旗下的兩家鐵礦在既無有效環保措施又無安全生產許可證的情況下,何以能繞開了種種監管,長期以礦建的名義偷偷開采,個中原因耐人尋味。​

免責聲明

1、萬億財富網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數據及圖表)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

2、萬億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3、相關信息僅供參考,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財富排行

江苏快3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