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萬億財富網 -> 財經 -> 縱深調查

投資糾紛成刑事案件?國內首例股票大宗交易涉詐騙案獲法院受理

2019-06-15 11:00:08 來源:華夏時報 作者:宋婕 陳鋒

投資糾紛成刑事案件?國內首例股票大宗交易涉詐騙案獲法院受理

  備受業內關注的國內首例股票大宗交易涉詐騙案,已于近日正式提起公訴并移交法院,成為國內股票大宗交易史上首個涉詐騙的刑事案例!昂芏嗤额櫣径家婪哆@種風險,而且這個風險很難防范——你的委托方如果總體虧損或者覺得某一筆交易賣虧了,就以刑事詐騙報案,你怎么辦?”有業內人士稱。

  江蘇某私募基金公司(下稱“A公司”)法人和交易經理,去年被南京市棲霞區公安分局以涉嫌詐騙罪立案偵查,后分別移送鼓樓區和棲霞區檢察院。早前,A公司在替南京三寶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三寶集團”)認購的公募基金定增策略資管專戶計劃提供投資顧問服務期間,曾將兩支定增股票的部分倉位經由大宗交易賣出。

  該案最初表現為一起民事訴訟,訴求僅260多萬元。后三寶集團以A公司在股票大宗交易中涉嫌詐騙為由,在棲霞區公安分局刑事報案。復雜背景之下民事糾紛向刑事案轉換,引發業內人士關注,這起因股票大宗交易操作引發的紛爭,也引發刑事手段解決民事糾紛的質疑。

  令人關注的是,A公司與三寶集團在人員結構和利益上存在諸多交叉。A公司股東兼財務總監還帶人前往自己持股并任職的公司,替三寶集團討要涉案款項。

  《華夏時報》記者從南京市棲霞區法院獲悉,該案已被受理。但在采訪中,辦案公安及三寶集團未對細節予以置評。

  對簿公堂

  2015年6月起,A公司擔任兩個定增策略資管專戶計劃的投資顧問,持有9只股票。名義上的投資人是郭某燕等2人,但據最新資料顯示,二人僅是代理人,實際委托方是三寶集團。

  2017年1月18日,其中一只定增股票陜國投A(000563,SZ)停牌三個月后復牌,公告終止重大資產重組計劃。這一消息直接導致該股票復牌當日一字無量跌停。郭某燕代表三寶集團要求A公司必須在2天內清倉。

  恐慌情緒未消,第二天該股低開低走,全天近半時間封死跌停板。A公司交易經理正常掛單賣出1500萬股,套現9100多萬元。

  第三日,A公司研究后建議將該股通過大宗交易賣出,在前一天跌停板收盤價的基礎上折價8.5%,一次性賣出剩余股票。

  期間,大宗交易接盤方按交易額的一定比例向A公司支付居間介紹費,業內俗稱“返點”,約480余萬元。

  銀行流水證明,A公司將其中100萬元轉入郭某燕的私人銀行賬戶,作為其個人和三寶集團返點的收益分成。剩余的錢以上一年度年終獎的形式,分配給A公司4名股東兼高管,其中股東兼財務總監戴某澤分得50萬。

  在股票解禁后的操作思路上,A公司與郭某燕產生嚴重分歧,雙方于2017年5月底解除委托協議,并做賬戶管理權交割。交割后,資管賬戶虧損進一步擴大,成為雙方矛盾爆發的關鍵點。

  2017年9月,郭某燕發起民事訴訟,要求A公司對9只定增股票中的7只虧損股(另2只股票盈利),承擔265萬元補倉款(占其總補倉款9%左右)及14萬元相應利息,但其訴求被一審法院駁回。

  業內首起涉詐騙案

  郭某燕發起上述民事訴訟后不久,2018年1月,其再次向南京市棲霞區公安分局報案稱,A公司“與大宗交易接盤方事先合謀,勾結操作標的股票買賣,騙取其在大宗交易定價說明上簽字,非法獲得交易差價及拋售后盈利分成的行為涉嫌詐騙”。

  有行業內人士稱:“《大宗交易定價說明》是當大宗交易的價格偏離超過3%以上的情況下,基金公司要求投顧公司做出的一個內部交易定價說明。劣后委托人是否在《大宗交易定價說明》上簽字,基金公司并無硬性規定,這并非異常交易審核通過的必要條件。且《大宗交易定價說明》多是交易日收盤前提前簽署準備好,因當天收盤價還未最終確定,交易價格和偏離點數兩欄一般都是空白狀態,等收盤后再根據當天實際收盤價填寫確切的交易價格和偏離點數!

  2018年2月12日,春節前4天,A公司法人和交易經理兩人被刑事拘留。刑拘期間,A公司遭到三寶集團提出的總額高達8900萬元的虧損賠償要求。雙方多次協商未果,此后2人在被羈押滿37天后,因檢察院不批準逮捕而取保候審。

  2018年9月17日,上述2人被棲霞區檢察院正式逮捕。近日,記者從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棲霞區檢察院了解到,該案已正式移交法院。

  南京市棲霞區法院告訴記者,法院已經受理該案,但主審法官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記者撥打鼓樓區法院刑庭的電話也未獲接聽。

  作為我國股票大宗交易首個涉詐騙案件,該案引起業內高度關注!翱梢哉f只要迎來判決,就會給行業帶來很大震撼,甚至會從根本上影響業態。很多投顧公司都要防范這種風險,而且這個風險很難防范——你的委托方如果總體虧損或者覺得某一筆交易賣虧了,就以刑事詐騙報案,你怎么辦?”業內人士稱。

  A公司法人及交易經理被分別移送至不同檢察院審查起訴,且在檢察院階段都被兩次退偵。棲霞區公安分局在2018年2月首次刑拘偵查期間,曾要求所有涉案人主動上繳涉案款項,以爭取取保候審處理。

  A公司法人的家屬在辦案民警勸說下主動上繳197萬元,但此197萬元卻在未經法院正式審理定性的情況下,在檢察院正式提起公訴前,被棲霞區公安分局擅自退回給三寶集團。

  記者電話采訪了棲霞區公安分局,其工作人員稱案件已經移交到檢察機關,具體情況不方便在電話中透露。

  人員交叉

  本案最初共有5名涉案人同時被立案偵查,包括4名A公司的股東兼高管以及大宗交易接盤方1人。目前5名涉案人均被分別另案處理,除了上述已移交法院的2人,其他3人,包括A公司另外兩位股東均已取保候審期滿一年。

  A公司的4名創始股東兼高管中,有3名都來自江蘇瑞華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江蘇瑞華”)。取保候審的兩位股東中其中一人曾是江蘇瑞華股東,但工商登記信息顯示,三寶集團正式民事起訴A公司之前兩天,其退出了股東名單。

  A公司股東(其母代持)兼財務總監戴某澤也曾任職于江蘇瑞華。據了解,他離職是為專注于A公司與三寶集團的定增項目。戴某澤系主動投案自首。而據記者了解,戴某澤是三寶集團樊某龍的外甥。

  江蘇瑞華早在2007年12月認繳出資1375萬元持股三寶集團港股上市公司三寶科技(01708.HK)總股本的4.74%,至今已12年。三寶科技股權登記公告顯示,樊某龍持有其在港交所已發行股份的5.91%,最多時持有18%,市值近3億港幣。

  前期,A公司曾在三寶集團園區內辦公長達近一年時間,由三寶集團下屬資管平臺三寶資本提供免費辦公場地,雙方關系良好。樊某龍正是三寶資本3名創始股東之一,持股15%。

  同時,郭某燕的哥哥郭某科,在上述資管專戶計劃成立時,是三寶集團的法人,現仍是三寶集團下屬企業三寶投資和三寶資本的法人、董事長和總經理。

  令人疑惑的是,樊某龍在三寶集團對A公司進行民事訴訟之后、刑事立案之前,退出了其在三寶資本所持有的15%股權,且多次大比例減持所持三寶科技股份,最多一次減持790萬股,套現近1.6億元港幣。

  盡管A公司與三寶集團存在諸多聯系,但在檢察院二次退偵的補充材料中,三寶集團提供了資金流水和委托協議,證明郭某燕2人僅是代持,資管專戶計劃的投資款是三寶集團自有資金。這意味著,無論民事訴訟還是刑事案件,都是三寶集團控告A公司。

  利益糾纏

  公章、銀行賬戶和重要資料,所有涉及郭某燕和三寶集團的投資文件簽署、相關資金劃轉等均由戴某澤負責。

  民事訴訟一審中,郭某燕訴稱,A公司曾與其就7只虧損股分別簽訂了《股權受益權轉讓合同》,對相關權利義務做了詳細的規定。但A公司至今不認可7份合同,認為是戴某澤利用掌控公司印鑒之便,與郭某燕等人私自簽署。

  7份合同上僅有蓋章而無授權代表簽字,其中6份合同沒有具體簽署日期,更有一份《股權受益權轉讓合同》,甲乙雙方為郭某燕與A公司法人代表。但該合同既無雙方簽字、也無具體簽署日期。民事一審法院判定上述合同無效。

  記者掌握的一份借款合同顯示,戴某澤還曾應其舅樊某龍(南京銀行某分行原高管)的要求,瞞著A公司其他3名股東,通過A公司下屬企業為樊某龍的一筆近2億元資金走款提供便利。這些錢最終被用于一家公司的股權收購,樊某龍隨后在該公司任職副董事長。這一三方借款事件的曝光,尚不清楚是否對案情有另外的影響。

  按說,如此多的人員、利益交叉之下,炒股引發的矛盾本該可控。但記者了解到,郭某燕報案后的第8天,戴某澤曾帶2名社會人員到A公司,催促其盡快向郭某燕、樊某龍及三寶集團賠錢。監控錄像顯示,戴某澤等人的言行一度引起隔壁多家公司關注。事發后,A公司女職員以其行為涉嫌嚴重的威脅和恐嚇報警。

  6月6日,記者致電三寶集團,但未聯系到上述相關人員。記者根據接線工作人員提供的電話,聯系到三寶科技品牌部蔡先生,他稱不了解該案件,需要核實情況。但截至發稿,記者未收到回復。

  回顧當時行情,2018年呈現單邊下跌趨勢,上證指數一度從春節前的3587點下跌至2449點,整體跌幅達32%,很多個股慘遭腰斬。而郭某燕在2018年5月份與基金公司續簽了2倍杠桿的資管專戶計劃,這也意味著,其前述2017年形成的近億元的賬面虧損,在2018年下半年有可能進一步擴大。三寶集團可能難以承受投資虧損,才對A公司法人及交易經理窮追猛打并索要巨額賠償。

免責聲明

1、萬億財富網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數據及圖表)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

2、萬億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3、相關信息僅供參考,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財富排行

江苏快3开奖直播